会不会有个别雅淡和虚幻,看她们闲暇时光读不

文学有什么用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在我的记忆里,孩提之时,读书是“不差钱”的。或者说,比之同龄人,我没有在读书问题上贫穷过。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虽然家境困难,要去新华书店买书读,怕是天方夜谭。然而,因为父母是教师,故而他们为数不多的藏书便成了我的读书库。一本《诗经》,我读得不可谓不快乐。要知道,《诗经》是中国文学故土的乡音,家乡有“杨柳依依”的原野,也有“方涣涣兮”的河流;有“颜如舜华”的女子,也有“赠之以芍药”的男儿……尽管与《诗经》之间有近三千年的时间阻隔,却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更兼常读《诗经》,我竟还从此热爱上了文学,也为今后走上文学创作道路打下了基础。 读书“不差钱”,还得益于外祖父的屡屡赠书。外祖父为刘海粟大师的学生,他老人家平生最大的爱好便是买书、藏书、读书。他的书房,其实就是一个小型图书馆。尽管祖父家“文革”遭到过“革命小将”的冲击,但早有防备的外祖父终令不少珍贵的书籍得以躲过一劫。外祖父不仅借书于我,还赠我不少书籍。其中一套《四书》,当年直让我读得有滋有味。孔子的“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故其何以行之哉?”孟子的“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这些话,哲理深深,韵味无限,一下就让我记住了,且至今依然能够倒背如流,并给我以新的感受、新的启迪。 参加工作以后,自我支配收入的余地大了,于是,对一些中外名着间或也可以斗胆问津了。在我的书柜里,藏得最多的怕要数古书了。喜欢古书,我自有凿凿之理。记得一位西方文化批评家说过:古代预言家和哲学家,在我们的心灵世界里,与现代最有领悟力的作家一样,都是同时代的人,有一些古代作家比现代畅销书作家更能搔到我们的经验与情境的痒处。是啊,“读古书,即使只读半小时,也会觉得无比轻松、愉快、清净、超逸,仿佛汲饮清冽的泉水似的舒适,这原因,大概一则是由于古代语言之优美,再则是因为作者的伟大和眼光之深远,其作品虽历数千年,仍然无损其价值。”自然,有古书相拥,有古书可读的时光,是最富快乐的,是最具享受的。 时至今日,读书肯定是“不差钱”的了,但走出自我阅读的天地,我却惊异地发现,读书“差精神”终究是这个被消费主义主宰的浮躁时代的一种客观存在。可不是?有人视读书为可有可无的东西,业余时间更爱把精力放在跳舞、喝茶、搓麻将上,个别的竟连报纸也懒得翻。在读书界,人文精神的流失和精神意义的消解,更是我们都可以发现的问题。即便在一些地方,图书销量看涨,但阅读内容不免趋向轻松、从众、时髦、雷同化……这怎能不让人忧虑呢? 然而,如同阴霾密布的天空,有时必能见一丝阳光一样,这次“金融风暴”带来的新的读书热,似让人看到了读书亦是可以“危”中见“机”的。可不是?马克思《资本论》的走俏,《郎咸平说谁都逃不掉的金融危机》、《大萧条时代》、理查德·比特纳《贪婪、欺诈和无知:美国次贷危机真相》……这些经济类图书的热销,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们目前的忧思,忧思又促使我们拿起书本来阅读,并思考我们的生存现状,我们未来的命运,我们在这场危机中的心灵和精神的问题。 “阅读,跃起的力量”,是第17届台北国际书展的主题。主办方希望在这个经济低迷的时期,通过书展带动社会的阅读风气。“别的钱可以省着点,买书的钱不能省,愈是在这不景气的时候,愈是要多看书。”是啊,金融危机自可让一个国家一个家庭失去物质财富和金钱,但绝不能掳走一个人的精神和灵魂。让人们重新拥抱读书,推动人们读书上的进步,正成为“金融风暴”的一种特别恩赐。 复旦大学教授张汝伦在最近一次关于读书的演讲中说:“也许有人会说,我只是为了自己解惑而读书求学问,没有能力也没有野心要为人类文明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可是当你想要用人类文明的成果来为自己解惑时,这已经超出你自身了,你已经将自己置身于人类文明的语境中,你的取舍选择代表了你对文明的态度。事实上,文明的命运正是取决于人们对它的态度。只要我们生活在人类文明中,就无法摆脱对它的责任。并非只有文化巨人才对文明有贡献,每个普通人对文明的理解和态度都影响着文明的未来。我始终认为,人类文明是由巨人和普通人共同造成的。”如果说,读书与文明是一种互为因果的话,那么,胡适的话自耐人寻味,让人感奋:“要看一个国家的文明,只消考察三件事:看他们怎样看待小孩子;看他们怎样看待女人;看他们闲暇时间读不读书。” 在读书“不差钱”的今天,就让我们从读书“不差精神”,努力读书,认真读书做起吧!一个文明的国家,一个国家建设文明,不能没有良好的读书风尚,不能没有崇尚读书的民族。

韩少功

经常遇到有人提问:文学有什么用?我理解这些提问者,包括一些犹犹豫豫考入文科的学子。他们的潜台词大概是:文学能赚钱吗?能助我买下房子、车子以及名牌手表吗?能让我成为股市大户、炒楼金主以及豪华会所里的VIP吗?

我得遗憾地告诉他们:不能。

基本上不能这意思是说除了极少数畅销书,文学自古就是微利甚至无利的事业。而那些畅销书的大部分,作为文字的快餐乃至泡沫,又与文学没有多大关系。街头书摊上红红绿绿的色情、凶杀、黑幕一次次能把读者的钱掏出来,但不会有人太把它们当回事吧?

不过,岂止文学利薄,不赚钱的事情其实还很多。下棋和钓鱼赚钱吗?听音乐和逛山水赚钱吗?情投意合的朋友谈心赚钱吗?泪流满面的亲人思念赚钱吗?少年幻想与老人怀旧赚钱吗?走进教堂时的神秘感和敬畏感赚钱吗?做完义工后的充实感和成就感赚钱吗?大喊大叫奋不顾身地热爱偶像赚钱吗?这些事非但不赚钱,可能还费钱,费大钱。但如果没有这一切,生活是否会少了点什么?会不会有些单调和空洞?

人与动物的差别,在于人是有文化的和有精神的,在于人总是追求一种有情有义的生活。换句话说,人没有特别的了不起,其嗅觉比不上狗,视觉比不上鸟,听觉比不上蝙蝠,搏杀能力比不上虎豹,但要命的是人这种直立动物往往比其它动物更贪婪。一条狗肯定想不明白,为何有些人买下一套房子还想圈占十套,有了十双鞋还去囤积一千双,发情频率也远超过生殖的必需。想想看,这样一种最无能又最贪婪的动物,如果失去了文明,失去了文明所承载的情与义,会成为什么样子?是不是连一条狗都有理由耻与为伍?(情感美文 )

人以情义为立身之本,使人类社会几千年以来一直有文学的血脉在流淌。在没有版税、稿酬、奖金、电视采访、委员头衔乃至出版业的漫长岁月,不过是仅仅依靠口耳相传和手书传抄,文学也一直能生生不息蔚为大观,向人们传达着有关价值观的经验和想象,指示一条澄明敞亮的文明之道。这样的文学不赚钱,起码赚不出什么李嘉诚和比尔盖茨,却让赚到钱或没赚到钱的人都活得更有意义也更有意思,因此它不是一种谋生之术,而是一种心灵之学;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修养。把文学与利益联系起来,不过是一种可疑的现代制度安排,更是某些现代教育商、传媒商、学术商等等乐于制造的掘金神话。文科学子们大可不必轻信。

在另一方面,只要人类还存续,只要人类还需要精神的星空和地平线,文学就肯定广有作为和大有作为因为每个人都不会满足于动物性的吃喝拉撒,哪怕是恶棍和混蛋也常有心中柔软的一角,忍不住会在金钱之外寻找点什么。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呼吸从容、目光清澈、神情舒展、容貌亲切的瞬间,在心灵与心灵相互靠近之际,永恒的文学就悄悄到场了。人类的文学宝库中所蕴藏的感动与美妙,就会成为出现在眼前的新生之门。

本文由钱柜111手机登录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会不会有个别雅淡和虚幻,看她们闲暇时光读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