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正在加班,我知道自己需要钱

2015年6月12日,我接到父亲从老家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他的卡车撞了人,那个人似乎不行了。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一场重大的危机,已经砸到了家里。

2015年6月12日,我接到父亲从老家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他的卡车撞了人,那个人快不行了。接到电话时,我才加入杭州的一家创业公司不到一周。当时我正在加班,不耐烦地说:那你给小伟打电话啊。我离家这么远,又去不了现场。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一场重大的危机,已经砸到了家里。

事故突然降临,所有人都傻了。两个月前,妈妈突发脑溢血住进ICU,差点离开人世。当时,她正在恢复期,我们全家竭力向她隐瞒这个秘密。

信佛的妈妈,以前总是在家里自豪地讲起,多亏神仙保佑,开卡车有20年经验的爸爸从来没有出过事故。而两个月前,妈妈突发脑溢血住进ICU,差点离开人世。当时,她正在恢复期,我们全家竭力向她隐瞒这个秘密。

最大的问题是钱。估算下来,需要30万,家中的积蓄不够。当时,我刚从公益机构转到创业公司,27岁的我没有存款,工资不高,眼看着巨石碾压自己,没有办法。但我在心里做了决定:我不想这场事故毁掉未来一切好的可能性,我希望这个家还能照常运转,弟弟可以按计划结婚,父母能安享晚年。

事故突然降临,所有人都傻了。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最大的问题是钱。找人估算了一下,至少需要三十万,这相当于家中当时积蓄的总和,还不一定够。当时,我刚从公益机构转到创业公司,27岁的我没有存款,工资不高,我眼看着巨石碾压自己,没有办法。

我知道自己需要钱,可不知道找谁去借。三十万不是小数目,我不能对一个人负债太多。我在心里算了一笔账:30万,300个1000元。如果我能找到300个人,每个人借1000元,每个月还5个人,5年可以把债还清……但我能承受这么久的负债吗?我问了自己很多遍。

弟弟在电话里慌乱地说,要把家里的财产转移。爸爸说要出远门躲债,没法赔钱,太多了。

我拿出纸笔,算着这一组很简单的数字,掉着眼泪。我花十五分钟写了一篇文章,配了一张眼泪图,公开借钱,时间是2015年6月14日23∶08。

我站在杭州炎热嘈杂的街道上,训斥弟弟的想法。站在一处喷泉边,浑身发抖。 我在心里做了个决定:我不想这件事故毁掉未来一切好的可能性,我希望这个家还能照常运转,弟弟可以按计划结婚,父母能安享晚年。

我需要30万,我寻找300位朋友,每个人借我1000元,多了拒收,少了也拒收,只接受微信转账,我会清楚地备注和记得,我欠300个人,每人1000元。按照我目前的薪水,不过度影响我生活的情况下,我每月可以还5个人,需要还5年,这当中不排除我工资不断上升以后,会加快还款的速度。每一个1000元,我会在以后的某一天还回去。

我知道自己需要钱,可不知道找谁去借。30万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不能对一个人负债太多。

关于我自己,我不介绍了,不做背书,信任我这个27岁姑娘人品和性格的人,给我一份帮助。

不想向朋友借钱,借钱是一件寒酸的事,况且别人的每一笔钱,都有自己的用处。我在心里算了一笔账:三十万,三百个一千元。如果我能找到三百个人,每个人借一千元,每个月还5个人,5年把债还清……但,我能承受这么久的负债么?

此后数月经年,我做一个感恩的人。

我问自己。问了很多遍。 我拿出纸笔,算着这一组很简单的数字,掉着眼泪。我花了十五分钟,写了一篇文章,配了一张眼泪图,公开借钱,时间是2015年6月14日23:08。

落款处,我写上了自己的姓名和联系电话,并承诺,还款期间永不换号。

“我需要30万,我寻找300位朋友,每个人借我1000元,多了拒收,少了也拒收,只接受微信转账,我会清楚地备注和记得,我欠300个人,每人1000元。按照我目前的薪水,不过度影响我生活的情况,我每个月可以还5个人,我需要还5年,这当中不排除我工资不断上升后,我加快还款的速度。每一个1000元,我会在以后的某一天还回去。

文章发出后,我转到朋友圈,询问汹涌而至。确认情况属实后,这篇文章开始在我的朋友圈刷屏。

我试着写下了这个过程,我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我做了这个决定。关于我自己,我不介绍了,不做背书,信任我这个27岁姑娘人品和性格的人,给我一份帮助。

大鱼是第一个给我微信转账的朋友,在文章发出9分钟后。他说:我能做的不多,一切都会好起来。还有一位朋友不断帮我转发到各种群,后来他说这是自己唯一一次转发各种群,“因为这不是公益,是朋友救急,以有尊严的方式”。

此后数月经年,我做一个感恩的人。”

2015年7月,我换了工作,加入上海一家致力于帮助新农人的创业公司,工资也涨了一些。7月7日,我第一次還款,还了5个人——序号1大鱼、序号2梵意和优先还款的三个人——正在创业的木子鹏,还在念书的“星空愿语”和公益项目里年龄最小的俊俊。

落款处,我写上了自己的姓名和联系电话,并承诺,永不换号。

长达三年的还债过程中,发生了很多有意思的事。

我完全没有想到,很短的时间内,300个人(其中一多半是陌生人),选择了相信我。他们对我说:姑娘,挺住。

晓夜曾托我们共同的朋友来问我还款进度,他说:“于我而言,你在继续做着这件事情,比还我钱珍贵得多。”他觉得这是件神奇的事情,很想知道自己排在几号,我告诉他是160号。

文章发出后,我转到朋友圈,询问汹涌而来,不断地有电话打过来:“海林,是真的吗?”确认情况属实后,这篇文章开始在我的朋友圈刷屏。

有些人主动找我还钱,但觉得特别不好意思,我劝慰说,真的没关系,我早晚都要还,只是调整序号而已。2015年11月,一位朋友说:我最近特别紧张,如果你方便的话,我的1000元不知是否可以提前还?她的序号是53,因她而加我的朋友,我数了数,有10个人。

一位朋友得知消息后,说要给我十万块,劝我把文章删了,他认为找到300个人难度太大;欠300个人,这太冒险了。

有段时间,我并未公开还款进度。因为自己并未严格按照每月5人的频率去还款,也不想继续在朋友圈高调地处理此事。2016年7月23日,一位朋友找到我说:你是公开募集,事后情况、进度也应该告知大家,我认为参与的人没有谁会催促你还钱的,但你曾经是志愿者,更应该明白捐和借都应有后续动作,透明更重要。

我没有删。也没有要他的十万。我不想欠一个人太多。每个人的钱都是有用处的,在他急用时我可能还不上。但一千块不一样,当对方急需用这笔钱时,我随时都能还得上。

我理解他提醒里的善意,谢了他,并在朋友圈公布了进度。

其中一位朋友不断帮我转发各种群,后来他说这是自己唯一一次转发各种群,并以个人信用担保真实性的求助,“因为这不是公益,是朋友救急,以有尊严的方式。”

他提醒我的时候,是我最艰难的一年。年初,母亲第二次脑出血,抢救过来后,半身瘫痪,我和父亲请三姨照顾母亲,每个月我需要给家里5000元,包括三姨的2500元工资。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年,母亲的病情一直没有起色。同时,年底房租到期,所在的创业公司又出现解散变故。

微信上,消息与好友申请纷至沓来。我在电脑上回复消息,同宿舍的一位好友帮我处理手机上的的信息。几百条信息里重复出现这样的祝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还债的三年里我换了六份工作,每个工作之间切换,休息不超过10天。如果眼下的工作无法提升自己的能力,我就会果断地跳到下一个工作里。

我不断地回复 “拥抱”的表情,对他们说谢谢。每收下一笔钱,就按照收款顺序为对方打上标签。第二天早上八、九点钟左右,我筹到了三十万的款项,300个人找到了,同时还在有人不断地递交好友申请。

收入和生活渐渐稳定之后,我加快了还款进度。

2015年7月,我换了工作,加入到上海的一个致力于帮助友善耕耘的新农人的创业公司,工资也涨了一些。7月7日,我第一次还款,还了5个人。长达三年的还债过程里,发生很多有意思的事。

有些人把我删了,我又加回来,解释原因。印象最深刻的是2018年2月12日,我给薛永刚转了1000元,问他:还记得我吗?他说:不记得了。我发给他最早的聊天记录截图和自己借钱的文章链接,他终于想起来了,说:感谢你给我意外惊喜啊,我一点记忆都没了,这1000元我替你捐了。我还给他的钱,他全部捐给了一家儿童福利院。

晓夜曾托我们共同的朋友来问我还款进度,他说:“于我而言,你在继续做着这个事情,比还给我钱,让我觉得珍贵得多。”他很想知道自己排在第几号,觉得这是个神奇的事情,我告诉他是160号。

我标注了没有收的人,计划帮他们把这笔钱再捐出去。我捐给一对凉山艾滋孤儿姐妹1000元,一个内蒙古单亲癫痫儿童500元,一个脑瘤盲女500元。剩下的钱我参加了一个公益月捐项目,帮助贫困山区的孩子买大病保险。

有些人主动找我还钱,他们觉得特别不好意思,我劝慰说真的没关系,我早晚都要还,只是调整下序号而已。2015年11月10日,一位朋友说:我最近特别紧张,如果你方便的话,我的1000元不知是否可以提前还一下。她的序号是53,因她而加我的朋友,我数了数有10个人。

2018年7月20日,我还完了300位朋友的欠款,提前完成了与300位朋友的五年之约。尽管一路走来很艰辛,但能力在提升,我对人生困难的认识也发生了改变。

还有一位印象深刻的朋友,她的微信名叫“环保清哥”,是深圳的一位环保义工。她会不时地问候我,知道我所在的公司也与环保有关,她会向我介绍水污染、土地污染的常识。

困境让我加速奔跑,很多事其实也没那么难,只是需要扛过某些节点。

2016年2月14日,她祝我新年快乐。说自己在推广一个环保超市的产品,用了一年,了解了一年,问我有没有兴趣做一份兼职。

今年3月,一家媒体报道了我的故事,曾经的“债主”朋友们也转发了文章。我也第一次知道了一些隐情。我也是第一次了解到他们收款时的反应。金春燕说:收到钱时还挺意外的,数月经年确实也忘记了。尹尹日日说:真是件很小的事啊,彼此心存善意,就是温暖的小星光。水说:我会告诉我的孩子,海林姐姐的故事,妈妈也很荣幸参与其中。曾经拼命帮我转发的丁仕松说:海林收获感恩,我们收获信任。过程不易,结局圆满。

我见她总是跟我说话,是不是想让我提前还钱,就主动询问她:你经济压力大吗?需不需要我提前还你的,她说不用。 她排在我的第251个记录里。怕她有难言之隐,2016年3月4日,我还是提前将钱还给了她。

去年7月还完欠款的那天晚上,我从公司出来,耳朵里循环播放着朴树的《清白之年》。我走得很慢,想到自己三年前做出决定的那个晚上,每次换工作时的困难,有些夜晚回到家边洗澡边大哭的时刻。我有些恍惚。

收到转账后,清哥激动地说:虽然我们曾经不认识,也有朋友当初劝我不要借,但是我还是想证明一次看看世上还有没有可以信任的事情,现在可以证明我的信任是对的。

我看着路灯下的梧桐树叶,天空挂着的月牙。暖风吹过,我想到,这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回到家我要煮一碗面条,再蒸一根香肠,还有一瓶桂花酒,可以喝上一杯。

她还说:平时也想问候你,又怕给你压力。有时间可以联系。现在我已经不担心会让你误会是为了钱的事儿。末尾是两个“龇牙”的表情,她应该是真的高兴。

随着时间流逝,很多朋友完全不记得这回事了。我说明自己要还钱,对方多回答:“完全忘了”“一点儿记忆都没有了”“你是不是搞错了”。一个姐姐说:“真不记得了,我看看能否查得到记录,确认了再说。”她翻出了2015年6月15日9:14的转款记录后,才安心了收下了我的转账。

有段时间,我并未公开还款进度。因为自己并未严格按照每月5人的频率去还款,也不想继续在朋友圈高调的处理此事。 2016年7月23日,一位朋友找到我说:你是公开募集,事后情况、进度也应该告知大家,我认为参与的人没有谁会催促你还钱的,但你曾经是志愿者,更应该明白捐和借都应有后续动作,透明更重要。

我理解他提醒里的善意,谢了他,并在朋友圈公布了进度。

他提醒我的时候,是我最艰难的一年。年初,母亲第二次脑出血,命悬一线,抢救过来后,半身瘫痪,我和父亲请三姨贴身照顾母亲,三姨之前有工作,我每个月需要给家里五千块的生活费,包括三姨的2500元的工资。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年,母亲的病情一直没有起色。同时,年底房租到期,所在的创业公司又出现解散变故。

还债的三年里我换了六份工作,每个工作之间切换,休息最多不超过10天。如果感受到眼下的工作无法提升自己的能力,我就会果断地跳到下一个工作里。

当时我正在加班,我知道自己需要钱。曾经有一次跳槽,跟老板谈薪酬待遇时,他直言我要求的工资让他为难。我说:我这几年需要这样的薪水。

要求高薪的压力是巨大的,必须证明自己值这个价值。加入新公司的第一周,我三天写了五篇稿子。通过所有的途径去提升自己对内容的把握感。那时我时常对工作搭档说,担忧做不出成绩会被辞退。

2017年12月3号,我所在的公司有一场盛大的知识付费年终狂欢活动,一天凌晨我们还在加班,领导走到我身边问,海林啊,活动期间有没有十万加的稿子…….我支支吾吾,没有讲出话,尴尬了数秒,他走了。留下遭受了一万点暴击的我,坐在那里脑子一片空白。

凌晨两点多回家的出租车上,我哭着跟朋友视频说,老板要十万加,但我还没有写出来。

电话里,朋友建议我修改一篇稿件,活动需要时,随时可以用。我回家后修改了整整一夜。后来,活动中需要投放一篇文章,发布了我修改的那篇稿子。文章的效果还不错,心里才慢慢有了底气。

收入和生活渐渐稳定之后,我加快了还款进度。

有些人把我删了、我又加回来,解释原因。印象最深刻的是2018年2月12日,我给薛永刚转1000元,问他:还记得我嘛?新年快乐,他说:不记得了。再发个大红包?以为我在调侃他。

我发了最早的聊天记录截图和自己借钱的文章链接,他终于想起来了,说:我还以为谁给我开玩笑。感谢你给我意外惊喜啊。开心一下。不过,我一点记忆都没了。这1000块我替你捐了。他还在朋友圈里写下了几百个字,感叹这件事,我还给他的钱,他全部捐给了一家儿童福利院。

三年前,他给我打钱时说:收到回复。不用说谢谢。因为,1.我是一个父亲。2.我相信互助才是世界的未来。

2018年夏天,他在微信上问我地址和联系方式,说自家的水蜜桃上市了,寄一些给我尝尝。几天后,我收到一箱水蜜桃,桃子硕大香甜,我还送了一颗给公司的男同事。

还有一些人拒收。王玮说:不用还了,当是我的一点心意,叶世明说:现在你应该是比较吃紧的,当我投资你啦,等你以后千亿身价的时候记得打我一个亿,那时候我不会客气的。

我标注了没有收的人,计划帮他们把这笔钱再捐出去。我捐给一对凉山艾滋孤儿姐妹1000块,一个内蒙单亲癫痫儿童500块,一个脑瘤盲女500块。剩下的钱我参加了一个公益月捐项目,帮助贫困山区的孩子买大病保险。

有人问我:是什么让你坚持真的去偿还?社会上太多心安理得借钱不还还理直气壮的人。我说,这本来就是我借的啊。我能找到300个相信我的人,意味着我原本的心性,周围人都是清楚的,所以才会帮我。一点点还掉,对于我,是很正常的事情。

2018年7月20日,我还完了三百位朋友的欠款,提前完成了与300位朋友的五年之约。

尽管一路走来很艰辛,但能力在提升,我对人生里的困难的认识也发生了改变。困境让我要加速奔跑,很多事其实也没那么难,只是需要扛过某些节点。

这三年,弟弟结了婚,生了个女儿,已经两岁多了。我时常会和父亲通话,聊小侄女。

我也经历了一些人世无常。我转了1000元给高妮娜,三年前她借给我的。她没有马上接收,而是问我,你知道张舒的事情吗。

这是一个熟悉的名字,我印象深刻,因为我还张舒钱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把我删了,我试着添加好多次,每次都写上详细缘由,但都没有通过。“她走了...”高妮娜说。

我欠张舒的1000块,再也还不上了。当初是张舒转发我的借钱文章,高妮娜才加的我。

张舒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加油,都会好的,那是2015年6月15日早晨7:26。

去年7月还完欠款的那天,朋友恭喜我清还旧债,她问我是不是有一身轻松之感?我说,是,都找不到合适的表情表达自己。

朋友说,遇到重大的日子,有巨大的情绪,最适合放空,躺着什么也不做。

那晚我从公司出来,耳朵里循环播放着朴树的《清白之年》,走得很慢,想到自己三年前做出决定的那个晚上,每次换工作时的困难,有些夜晚回到家边洗澡边大哭的时刻。我有些恍惚。

看着路灯下的梧桐树叶,天空挂着的月牙。暖风吹过,我想到,这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回到家我要煮一碗面条,再蒸一根香肠,还有一瓶5°的桂花酒,可以喝上一杯。

张先生说:这是一个非常感人的故事。每一个人都很美好,他们善良、真诚、彼此信任。我曾说,亲友间的背叛最痛苦,因为原本牢靠的房子竟然会塌。陌生人之间的信任最感人,因为远处的风竟然能暖心。一个真诚善良的穷人,永远都不会走投无路,因为这个世界会给我们每个人一张信用卡,这张卡的背面是你的信誉。用好了就可以翻身,用不好就彻底坍塌!

撰文 /张海林

插图图片 /Seven

编辑 /崔玉敏

本文由钱柜111手机登录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当时我正在加班,我知道自己需要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