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华散步,单位的保卫安全会朝着武周点

每天离上班时间还有十分钟时,唐朝起身出门,两手插兜,闲庭信步,出桥南巷,拐上光阳大道,循着人行道右侧一路向东,步行八分钟,穿过马路,就走到了单位。

  王芳是一名退休教师。退休以后,闲来无事,养成了每天散步的习惯。
  王芳散步,不管春夏秋冬,都是旁晚时候出门,沿着河边公园一直走到最南端,然后沿路边折回。
  河边公园沿河而建,一边是盐河,一边是公路。沿河的公园里有不少花草树木,一年四季花开不断。王芳就这样每天在公园里、马路边来来回回,边走边观看着身边的花开花落,天边的云卷云舒,欣赏着城市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近来,王芳注意到散步的人越来越多了。特别是夏天到了,晚饭后,人们一窝蜂地往外涌,似乎不出去走走,出身汗,晚上就睡不着似的。
  王芳还发现,晚上散步的人,带狗的比带人的要多。狗跟在主人身边,一边不停地上蹿下跳,一边沿途撒尿,拉屎。狗不是人,它才不管什么城市的规章制度,怎么做一个文明市民。它撒着欢地边跑边尿,看中那里就在那里拉屎,才不管你人来人往,注视的目光。看见喜欢的异性,它马上冲上去亲热,要不是主人再三喝令,它都想做那事,才不管你人说什么?狗有狗理,人奈我何?
  前两天,王芳一不注意,脚下就踩到了一堆狗屎。好在狗屎已经干得差不多了,若是新鲜的,黏黏的,黄黄的,可想而知该有多瘆得慌。
  今年,王芳出门的时候,路上还没有几个人。公园里的人行道很窄,一般两个人并排正好,若是对面来个人,那就得侧身而过了。
  走了一会,王芳发现前面有一个人牵着一条狗,狗很大,却走得慢悠悠的。不久一人一狗就挡住了王芳的去路。狗主人手里牵着狗链子,走走停停,这会又放任狗在人行道上拉屎。王芳心中来气:旁边不到一米就是绿化带,既然牵着狗链子,为什么不拉狗去绿化带撒尿拉屎?王芳连带着也生狗的气,她狠狠地瞪着狗:你这死狗,路边不会拉屎,跑路上拉?
  王芳想要越过他们,可是道路很窄,偏偏狗主人没注意,慢悠悠地牵着狗,挡在前面。也许狗注意到了,但是既然主人没发话,狗才不管你?或许狗正暗自高兴,谁让你刚刚瞪我,就不让你路。
  王芳看着得意的狗想:狗毕竟是狗,狗不是人,人总不至于跟狗一般见识吧。于是她离开人行道,走到自行车道上,疾走几步。与其说是越过他们,不如说是避开他们。
  刚才的一切,让王芳想起了几天前的一件事。那天,王芳出来的早,太阳还挂在天边,马路上人来人往。在经过一个三岔路口的时候,王芳忽然发现前面不远处,一个男人正背对着马路,青天白日,在人来人往的路口,冲着绿化带撒起尿来。而他的左手边不到十米就是一个卡拉OK歌厅。
  王芳赶紧向行车道拐去,由于走得急,差点被一辆电瓶车碰到。只是直到今天,王芳也没想不明白,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大白天的,人来人往,难道他想学学狗样,不管别人见不见,想撒尿就撒尿,想拉屎就拉屎?到底人不是狗,还知道背对着马路,狗就不知道这点,看来人还是比狗强。
  王芳往回走的时候,天渐渐地黑了,人也越来越多了,狗也越来越多了。路边的人行道上,有的人往南,有的人往北,狗在中间窜来窜去。王芳正走着,忽然一条大黑狗从主人的身后一下猛窜过来,差一点扑到了王芳的身上。狗反应敏捷,硬生生收住腿,从王芳的侧身飞了过去。王芳捂住胸口,忍不住说:吓死人了,这么大的狗不该让它乱跑!
  “你自己走路不长眼,还怪狗乱跑。”
  这一下,王芳比被狗吓到还要吃惊。人和狗已经离去很远了,她愣愣地站在那里。她实在搞不明白?怎么人养狗,狗没沾上人性,人到学会了狗性,见人就咬?

这道程序在唐朝的生活中演练了无数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下楼时,楼道已经空旷,邻居们早已上班。走到桥南巷的尽头,定能碰到老李头牵一条褐色京巴,趔趔歪歪地闲逛。拐弯处还停着一辆早已报废的无牌照桑塔纳轿车,唐朝已经记不得它在那趴了多长时间了。光阳大道上的车流如织,路边的商铺也已经开门营业,但此时不会有什么顾客,冷冷清清。人行道上除了唐朝外,全是急匆匆的行人,像是去赶一场盛世舞会。途中,唐朝会毫无意外地迎面见到一个跛脚少年、一个站在路边朝每个人微笑打招呼的痴呆汉子,还有一个边走路边比划着太极姿势的老者。单位对面的超市已经开始播放音乐,员工们聚在广场上做体操。待唐朝躲闪着横冲直撞的车辆,穿过马路,单位的保安会朝着唐朝点头致意,接下来,一天的工作便开始了。

就是一部好莱坞大片,每天看也会看得头晕恶心,何况如此乏味的上班见闻,机械重复,没有一丝新鲜感。唐朝觉得生活太无味了,须得有所改变才是。升官发财换老婆这些难度太大,但上班时间和路线自己总是可以作一点小小的更改吧?

早上,唐朝特意早起半个小时,洗漱完毕,正要出门,妻子喊住了,说,咦?看错时间了?

妻子不解,你每天不都是提前十分钟才走的吗?今天怎么了?

唐朝想解释一下,但一下子似乎也说不清,就含糊着说,出去走走,走了啊。

下楼时,唐朝不时能碰到正要出门的邻居,唐朝都一一打过招呼。

桥南巷的尽头果然没有了老李头和他那只京巴的影子,那辆破车倒是依然在那趴着,但似乎比往日干净了许多。唐朝心里还暗暗想,等老李头出来遛狗,碰不到我,是不是心里会纳闷呢?呵呵,这样一想,唐朝心里不由涌起一种恶作剧般的快感。

唐朝出来桥南巷,直接穿过马路,径直向北而去。走到第一个拐弯,沿便宜街就走上了杭文路,折回来再走,照样能走到单位,无非绕了一个圈子而已。

一路上,唐朝心中一直充满无法言表的新奇和喜悦,他仔细观察了一幢破败却依然透出昔日富华景象的门楼,还有几户回民家庭曲曲歪歪的春联,两个哑巴在打着手语热烈地交谈,唐朝感觉他们的手语交流比语言的表达更加充满情绪和张力。一个算命先生正在马路边准备开始一天的营业,满怀期待地等待着虔诚的迷途人来求富贵问前程,道旁树枝繁叶茂,遮盖了大半个杭文路,显得繁华而富有生机。唐朝看见路边的空地上还有一家繁忙的早餐摊点,唐朝看看时间尚早,就拣一马扎坐下,要了一碗豆腐脑慢慢品尝。

这一天,因为这个小小的改变,竟让唐朝觉得生活原来并非那么无聊,甚至小有得意。生活如此美好,何乐而不为呢?一连几天,唐朝对新开辟的路线进行着好奇的打量和发现。

遗憾的是,烦恼很快便接踵而来。

晚上睡觉时,妻子给唐朝打来一盆洗脚水,然后站在一旁问,近上班那么早干啥?

妻子笑了,不为啥是为啥?

唐朝想了想说,就想改变一下呗。然后妻子不说话,唐朝也不说话,专心洗脚。

第二天,妻子又旧事重提说,唐朝,近是工作压力太大还是邂逅了一位红粉知己呀?怎么舍得这么早就出门?我琢磨着有问题,你这样扰乱了我们的正常生活啊。

唐朝心里咯噔一下,妻子看似玩笑其实不然。唐朝说,生活太单调了,我想改变一下,你别乱想。

妻子盯着唐朝看,眼睛里全是疑惑,说,天底下的生活不都是这样吗?你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并且多半与女人有关,唐朝,你别让我发现你任何不轨的蛛丝马迹。

一次单位开会,老齐凑近唐朝的耳朵问,近老兄另觅新居了?方便金屋藏娇了?唐朝赶紧说,什么乱七八糟,别开玩笑。老齐笑得更邪乎了,说,我都掌握你的出没规律了,别试图掩盖。唐朝无奈地摇摇头。

事情发展到后来却是唐朝始料未及的。唐朝先是听到很多风言风语,有说唐朝包养了一个丰姿绰约的女人,就住在便宜街,每天早上唐朝都借口锻炼,早早赶去和她幽会。还有的说,唐朝有个私生子,近才找到,为了趁上学时间看他一眼,唐朝就不惜上班绕一大圈。

那天唐朝上厕所,领导正站在尿池前惬意地滋尿,见唐朝进来,压低声音说,唐朝,你可得给我注意影响啊。唐朝浑身一激灵,后半截尿咋也尿不出来了。

唐朝决定,再作一次改变,变回来。

本文由钱柜111手机登录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明华散步,单位的保卫安全会朝着武周点

相关阅读